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社会经济指数系列发布

发布时间:2021-10-13来源: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字体:[]设置

10月12日,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http://statistics.sufe.edu.cn/)发布了包括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消费者信心指数和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在内的“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社会经济指数系列”。上海市消费者信心指数包括两大核心指数和8个分类指数,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包括四大核心指数和17个分类指数。

 一、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19.9点,环比下降1.9点,同比上升6.0点,指数处于乐观区域。

 根据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最新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消费者信心指数为119.9点,环比下降1.9点,同比增加6.0点。其中,消费者评价指数为122.1点,环比和同比分别上升了1.4点和7.9点。消费者预期指数为117.8点,较上个季度下降了5.1点,同比上升4.2点。具体数据见图1。本季度各项主要指数的走势出现了分歧,但总体来看仍然处于较高点位。本季度国内经济发展稳中向好,上海市经济发展有序,但依然面临增长结构的转型等诸多挑战,同时国际经济形势复杂,本季度上海市房地产市场的大幅调整以及外需增长放缓都对上海市经济形成了一定的压力,使得消费者信心虽然坚挺,但主要指数走向有所调整。

 图1   2018年第三季度至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消费者信心指数及其构成

 (一)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消费者评价指数为122.1点,环比和同比分别上升了1.4点和7.9点。

从本季度上海市消费者评价指数的分类来看,上海市当前经济形势评价指数154.1点,环比上升5.5点,同比增加幅度较大,为11.8点,达到了调查以来的最高点,充分说明了消费者对上海经济发展现状的肯定;收入评价指数124.1点,环比上升2.7点,同比大幅上升了12.4点,是疫情以来的最高点,说明本季度消费者对收入现状持满意态度;就业评价指数125.1点,环比和同比分别上升了5.2点和9.0点,也是疫情以来的最高点,说明就业局势一直稳步向好,经济增长的质量有所提高;购买意愿指数85.0点,环比和同比分别下降了7.9和1.6点;其中买房时机指数为52.6点,环比下降幅度高达31.5点,同比亦大幅下降20.2点,是调查以来环比调整最大的指数,且处于较低点位,本季度受到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影响,加之政府释放的对房地产市场定位的信号,上海市房地产出现了降温,使得消费者对房地产市场的走势判断出现了调整,导致购房意愿大幅下降;买车意愿指数94.6点,环比下降1.8点,同比增加了10.6点,处于较高点位;本季度消费者购买耐用品的意愿出现了上调,为107.8点,环比和同比分别上涨了9.7点和4.8点,处于年内的最高点,说明内需有逐步增强的趋势。

 (二)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消费者预期指数为117.8点,较上个季度下降5.1点,同比上升4.2点。

从上海市消费者预期指数的分类来看,本期经济形势预期指数137.7点,环比下降8.1点,同比提高2.9点;收入预期指数131.4点,环比上升5.2点,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上涨13.4点;就业预期指数123.2点,环比减少了4.1点,同比上升了3.8点,总体看其波动还处于较为合理的区间。本季度购买预期指数79点,环比和同比分别下降了13.4点和3.4点,其中买房预期指数61.6点,环比大幅下降了25.7点,同比亦下降了12.3点,是近三年中的最低点,购房意愿和预期指数在传统的销售旺季同时大幅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市场的定位;购车预期指数为96.4点,环比略降了1.1点,同比上涨了5.5点,是本季度相对比较稳定的指数。

 (三)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消费者信心指数环比稍有回落的原因分析及对策措施

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消费者信心各项主要指数总体平稳,但在走势上出现了一定分歧,其原因在于:首先,国内经济形势稳中向好,疫情虽偶有反复,但总体形势稳定,经济发展有序,本季度消费者信心指数仍然在较高点位运行;第二,国内经济依然面临增长结构的转型等诸多挑战,同时本季度上海市的房地产市场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调,这都反映在了本季度的调查结果中,使得本季度的三大主要指数出现了不同的走向;第三,国际经济形势较为复杂,外需增长放缓,对国内经济也形成了一定的压力。但应该看到上海市总体经济指标稳定,同时创新转型正在积极推进,因此本次调查的主要指数但仍处于较高点位,为此,徐国祥教授认为:

 一是拉动内需应对外需的下降,保持经济持续发展。本轮疫情带来外来消费和聚集性消费骤降的压力,拉动内需成为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拉动内需应从根本入手,即形成就业好、收入高和消费积极的良性经济循环,本季度调查显示,青年群体的收入和就业满意度高,也构成了当前的消费主力军,但中年群体对于就业的预期不容乐观,对此应予以重视。

 二是利用进博会契机,带动服务贸易进口。楼市冷淡、外贸增速放缓都对上海市经济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因此激发高端服务需求,城市数字化转型持续深入,是拉动上海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三是扶持新兴产业发展,创新驱动工业转型。依托近年来持续不断的布局和投入,工业有望再次成为拉动上海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尤其是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新兴产业,因此应该在政策层面上推动资源向新兴产业倾斜。

 二、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小幅下降,为120.64点,环比下降4.90点,同比下降4.73点,指数仍处于乐观区域。

 根据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对上海市企业领导人或企业家、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的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为120.64点,环比下降4.90点,同比下降4.73点。指数值有所下降,表明投资者信心较上一季度有所减弱,但远高于中性值100点以上,指数仍处于乐观区域。

 图2 2011年第3季度至2021年第3季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核心指数运行情况图

 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由一个指数系统组成,包括了投资环境信心指数、企业家投资信心指数、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和个人投资者信心指数等四大核心指数,四大核心指数又由17个分类指数构成。各季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的运行情况参见图2。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的四大核心指数中除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呈现小幅上升态势外,其余三项指数均呈下降态势。

 (一)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投资环境信心指数为126.00点,环比下降7.82点,同比下降6.20点,指数仍处于乐观区域。

 根据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对上海市投资者的调查,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投资环境信心指数为126.00点,环比下降7.82点,同比下降6.20点。指数回落表明投资者对投资环境的看法不如前期积极,但仍处于乐观区域。

 图3上海财经大学2011年第3季度至2021年第3季度上海市投资环境信心指数图

 如图3所示,本季度投资环境信心指数的三个分类指数均呈下降状态:企业家投资环境信心指数为121.45点,环比下降9.98点,同比下降5.10点;机构投资者投资环境信心指数为130.13点,环比下降3.55点,同比下降5.73点;个人投资者投资环境信心指数为126.43点,环比下降9.93点,同比下降7.76点。   

第一,2021年第三季度我国多地先后爆发小规模疫情和极端天气情况,对生产经营和市场活动造成了一定影响;第二,大宗商品价格总体高位运行、缺电限电、钢铁等高耗能产业限产力度加大等因素导致我国经济增速下行预期增强;第三,A股进入大幅震荡的市场走势,行情分化较为严重,高成交量预示了市场风险的上行。这些因素的叠加,对投资者心态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本季度上海市投资环境信心指数有所回落。

 (二)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企业家投资信心指数为122.21点,环比下降9.47点,同比下降10.83点,指数降幅明显,但仍处于乐观区域。

 根据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对上海市企业领导人或企业家的调查,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企业家投资信心指数为122.21点,环比下降9.47点,同比下降10.83点。

 上海市企业家投资信心指数反映企业家对于本企业生产经营现状的满意程度和对未来的预期。如图4所示,本季度企业家投资信心指数的分类指数相较于上期均呈下降态势,其中表现当前企业发展状况的企业发展水平信心指数为125.99点,与上季度相比下降9.87点,同比下降14.70点;反映企业销售水平的企业销售水平信心指数为125.30点,环比下降11.21点,同比下降14.26点;企业盈利水平信心指数为123.68点,环比下降9.02点,同比下降13.68点。企业预期发展水平信心指数为113.89点,环比下降7.77点,同比持平。

  图4上海财经大学2021年第3季度企业家投资信心分类指数环比及同比变动情况图


第三季度上海市企业家投资心态的变化主要是两方面因素所导致的: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的物流紧缺阻断了产业链的正常运转,抬高了实体经济的原材料价格。而近期出台的电价改革措施和煤炭、石油等能源产品价格的上升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导致利润下滑,对生产的转型扩张产生了较大阻碍。另一方面,随着其他国家生产恢复我国出口订单回落,而国内消费市场在疫情和极端天气的不断冲击下持续疲软,投资特别是基建房地产投资受限于防风险政策难以有效发力,这些因素从需求端对实体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影响。在此背景下,企业家群体对投资的满意度和销售预期下降,导致本季度上海市企业家投资信心指数明显回落。

 (三)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小幅上升

 根据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的调查,2021年三季度上海市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为127.58点,环比上升2.45点,同比上升2.78点。

 图5上海财经大学2021年第3季度机构投资者投资信心分类指数环比及同比变动情况图

 如图5所示,在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的分类指数中,机构投资者满意指数为108.63点,与上季度持平,同比上升23.02点;机构投资者期望指数为103.64点,环比下降1.60点,同比下降14.26点;本季度机构投资者下跌购入信心指数为126.14点,环比上升5.35点,同比上升12.25点;本季度机构投资者不崩盘信心指数为166.30点,环比持平,同比下降5.55点;本季度机构投资者投资价值信心指数139.36点,环比上升8.20点,同比下降2.45点。

近期政府相继出台了多项支持、鼓励新能源发展的政策,市场上与政策走向一致的基金在本季度取得了较好的收益,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机构投资者的满意度。此外,随着我国A股市场逐步由流动性市场向业绩市场转变,市场震荡格局虽然延续,但并不存在系统性风险,结构性牛市预期仍然存在。对市场价值的重估,是机构投资者对后市保持谨慎乐观的主要原因。第三,A股市场流动性预期向好,市场企稳预期增强。在流动性管理与金融监管政策相互配合下,强化了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营造了良好的市场氛围。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本季度上海市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小幅上升。

 (四)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个人投资者信心指数为104.22点,比上季度下降5.01点,同比下降7.61点。

 根据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财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的调查,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个人投资者信心指数为104.22点,比上季度下降5.01点,同比下降7.61点。

  图6上海财经大学2021年第3季度个人投资者投资信心分类指数环比及同比变动情况图

 如图6所示,本季度个人投资者信心指数的分类指数除个人投资者不崩盘信心指数小幅上升外,其余指数均呈下降态势。其中,个人投资者满意指数为71.89点,较上季度下降12.23点,同比基本持平;个人投资者期望指数为96.96点,环比下降2.20点,同比下降3.60点;个人投资者下跌购入信心指数为64.21点,比上季度下降10.46点,同比下降8.32点;个人投资者不崩盘信心指数为159.92点,比前一季度上升2.36点,同比下降9.85点;本季度个人投资价值信心指数为128.14点,环比下降2.52点,同比下降15.34点。

2021年第三季度A股市场在较长时间内处于震荡下滑状态,部分股票价格波动加大,大部分个人投资者处于亏损状态,导致投资者满意度降低。与此同时,在我国局部疫情反复、地缘政治及极端天气等因素影响下,目前国内经济尚没有恢复到潜在增长水平,A股面临的经济基本面风险较大,难免会影响个人投资者对A股后市的看法。因此,本季度上海市个人投资者信心指数小幅回落。

 (五)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回落的主要原因分析和对策建议

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市投资者信心指数回落的主要原因可以归纳为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近期我国多地出现局部疫情反复,防控措施加强对交通运输、餐饮、旅游等服务业的恢复产生了一定影响;加之一些罕见极端天气的出现,延缓了国内经济回暖的步伐。

 其次,在碳达峰等环境发展目标下,国家相继出台了分时电价、限电限产等政策措施,同时“疫情受益型”出口持续放缓,给实体的正常运行带来了较大冲击。两方面因素叠加,导致上海市投资者群体对投资环境的看法和经济发展的预期不如前期乐观。

 第三,本季度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总体高位运行、国际物流成本上升、电力价格上涨等问题推高了企业成本,实体经济利润稳定恢复面临较多挑战,企业家群体心态受到负面影响。

 第四,第三季度A股市场处于震荡状态,行情分化较为严重,投资收益的差异加剧,同时高成交量预示了市场风险的上行。导致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群体对市场的看法存在分歧。

 对此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第一,当前疫情防控仍处于重要地位,消费在疫情冲击下持续疲软、投资受限于防风险政策难以有效发力是当前值得重点关注的问题。面对我国经济增长下行的预期,应适度增加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对冲力度,在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中保持“稳中有松”的格局。

 第二,要保持宏观经济的稳定复苏,仍需在环境保护、技术创新、消费结构升级等方面进行深化改革。不断强化先进制造业扶持政策,采用股权、债券、基金、资产支持计划等形式有效地提供资金支持;同时重视发挥资本市场在促进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高水平循环方面的重要作用,使资金精准投向基建和实体经济,尤其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中小微、民企、制造业、高新技术等领域,助力国内产业链做大做强。

 第三,在全球经济并未全面恢复至疫情前常态的背景之下,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创出历史新高的反常现象预示了供给侧的失调,其对经济的影响不可小觑。因此,对下半年经济发展而言,要素流动的顺畅程度比之需求有序恢复更加关键,特别需要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增强防控风险能力,推动国内经济行稳致远。

 (供稿、供图:徐国祥  编审:张勃欣  收稿日期:2021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