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举行鲁迅文学作品解读专题讲座

发布时间:2021-10-15来源:图书馆字体:[]设置

 10月13日18时,图书馆七楼学习共享空间多媒体休闲区,中文系吴炫教授带领在场近百名同学,对鲁迅文学作品进行了一番精彩的穿越性解读。本次讲座是“人间鲁迅,民族脊梁”纪念鲁迅诞辰140周年、逝世85周年系列读书活动专题讲座的第一场,讲座主持人、图书馆阅读推广部刘金涛老师开场介绍道,这个系列读书活动由上海财经大学中文系、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联合悦读书友会举办,是学校通识经典阅读活动的组成部分,也是图书馆多元主体、融合媒体立体阅读推广的一次尝试。

在讲座中,吴炫老师谈到,对于鲁迅先生的作品,一定要从整体上加以考察。要关注整体作品的矛盾性,才能把握鲁迅的批判创造性思维。吴炫老师指出,这种批判创造性的思维贯穿了鲁迅先生的生活、思想和作品的方方面面。鲁迅先生既是一个“孤独者”——与整个世界为敌、对于一切都毫不留情地批判,又同时是一个“创造者”——敢于直面现实,并且致力于改造世界。

谈到鲁迅先生的小说,吴炫老师表示,每一篇小说都展现了一类人的缺陷和困境。如,《孔乙己》揭露的是旧时代知识分子的弊病,即整个儒家的文化系统与时代的格格不入。《伤逝》则探讨了启蒙青年问题,鞭鞑他们机械地学习和应用西方的思维却不进行反思的肤浅行径。在此基础上,吴炫老师强调了批判性思维和批判创造思维的区别,认为中国文化的现代性重构是信仰的重构。

 

吴炫老师也提到了鲁迅先生小说中鲜有的正面人物的形象。如《阿长与山海经》中的阿长,在吴炫老师看来,代表的是一种尊崇生命力的传统。《故乡》中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代表的是一种对于未来的期望和希望。《一件小事》中车夫的行为,则代表着一种同样出自《山海经》的品质:关爱。关爱,在吴炫老师看来,是一种出于原初的自然状态中最为重要概念之一。这种对于生命的朴素的、非功利的关爱,体现在中国一切伟大的文学著作中。

 

由此,吴炫老师引出了潜藏在鲁迅先生文章中的哲学命题:中国的文化应该如何重构?来自于《山海经》的富有生命力的哲学如何在儒家文化的世俗性、功利性哲学统一?吴炫老师表明,这是每一个当代青年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从鲁迅先生的文学作品中升华,吴炫老师紧接着阐述了中国文学创造的的基本结构:尊重-审视-改造,并以《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为例,说明了这样的解读的系统性和连贯性。

吴炫老师认为,作为文学家的鲁迅先生遮蔽了作为哲学家的清晰性和明确性。哲学家不应当藏拙,而应当构建明确而完备的哲学体系。鲁迅先生对于底层百姓,始终没有怀有一种拥抱的态度,而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为他们宣判了死刑。而改造批判对象,首先应当接纳和拥抱批判对象。

最后,吴炫老师语重心长地谈及了与同学们密切相关的教育问题。鲁迅何以成为鲁迅?批判创造性思维如何形成?这是每个教育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吴炫老师认为,唯有尊重生命本身的体验,才能成就鲁迅先生,也才能使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刘金涛老师对吴炫老师的讲座做了总结:吴炫老师穿越古今、纵横东西,对鲁迅作品进行了细致的穿越性解读,天马行空,却也有迹可循。吴老师将鲁迅定位为具有哲思的文学家,聚焦于哲学和文学的中心问题“人的问题”。鲁迅先生以批判创造性思维思考中国国民性的问题,寓“立”于“破”,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也“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尽管鲁迅作品中批判性更多于建设性,但是不破不立,细致分析鲁迅文学作品中正反对立、明暗交织的意象营造,可以看到,在表达生命力的建构上,我们反抗绝望的信念。

(供稿:张竟天(学) 编审:任斌 收稿日期:2021年10月14日)